關于中國畫“散點透視”的“散點視”

創作實踐

日期:2016-03-19
收藏 907

這個題目有點怪,這里的解釋是,前一個“散點透視”是指人們已經習慣了的對中國畫畫法的一種稱謂,后一個“散點視”是指筆者對前者從各個方角度進行分析。顯然,前一個“散點透視”中的“視”是“目視”的意思,而后一個“散點視”中的“視”是“看法”的意思。

以下即是筆者對中國畫“散點透視”的種種“看法”。

一、“有其名而無其實”的“散點透視”

“透視”本是西方科學名詞,是表示人們定點觀察現實空間中的事物,它存在著“近大遠小”、“近實遠虛”等規律,因此,在繪畫中往往利用這種“透視法”來表現這樣的事物。這是繪畫藝術吸取科學方法的一種體現?;謖庵滯甘臃ɑ?,或嚴格遵守這種方法畫畫,從某種意義上說即是以科學觀念為基礎或指導。

而中國古代呢?中國古代繪畫歷來就沒有“透視”一說。顯然,“透視”一詞,無論“焦點透視”還是“散點透視”,都是“泊來品”,而不是“土特產”。這就像中國古漢語沒有“語法”一樣,“語法”也是“泊來品”。

以“散點透視”之名來說明中國畫家的觀察方法和畫法,是因為西洋畫中有“焦點透視”,于是,就“以西律中”,附會上去,強加給了中國畫。

我們知道,中國畫是“重神不重形”或重視“形神兼備”的,既然要突出表現“神”,那么,就不能根據科學的透視方法畫畫。在中國古代畫家看來,畫家欲畫的景物是“心象”,而不是純客觀的物象?!巴甘臃ā筆親耪攵源靠凸鄣木拔鍤褂玫?,用來表現純客觀意義上所沒有的“心象”,這就“文不對題”了。

在中國古代畫家(以及詩人等藝術家)看來,“意象”最真實,是第一位的真實現象,而純客觀的物象是第二位的真實。用透視法畫畫,已屬第二位的真實表現。這是中國畫所不取的。

中國畫主要要畫的是“無言大美”之“意象”。透視法是一種人為的“語言”,或者說是需要用語言來解釋的一種方法,而不是人的審美直覺中的意象。意象是人的審美直覺中的一次性呈現對象,不是可以重復出現的再現現象,用透視法表現事物表現的——可以再現的東西。

呈現性的審美經驗和審美對象,主要是用“身體默識”的“非名言知識”,而透視法屬于“名言知識”。因此,以“散點透視”用于說明中國畫,就只具有語言概念的意義,而沒有實在的意義,因此是“有其名而無其實”的。

你能在傳統中國畫中找到“散布”的“焦點”嗎?它的焦點是變幻莫測、模糊不清的、無限多的不定點——因此是“無點”亦無“透視”可言的。

“焦點透視”是主客二分的認知方式的產物,或是以認知為中心的產物。中國畫家“崇尚自然”,突出的是在“體驗自然生命”的基礎上作畫和表現“自然意象”,“自然意象”不可能以認知為中心而可把握。

基于以上“看法”,以下的“看法”應該說可以概括或簡明述之了。

二、“散點透視”與“發散思維”

有人說,“散點透視”類似于“發散思維”。西方繪畫的“焦點透視”對應的是他們的“收斂思維”。中國畫家用的“發散思維”,在此意義上,中國畫的“散點透視”是成立的。

我們說,藝術不是以“思維”為中心而可創造的事情。在中國畫創作中,畫家往往“無思”(無“我思”)、“無意”(無主觀意志)。因此也談不上“發散思維”。

三、“散點”也不等于“移動焦點”

有人說,“散點透視”意味著“移動焦點”。對此我以為,若以哲學方法來說,“移動焦點”的說法類似于結構主義語言哲學上的“延異”概念?!把右臁北硎痙牛ㄎ蘼凼泳醴嘔故怯鏌舴牛┯澇段薹ㄓ肫淥傅氖翟諳轡嗆?。

中國畫的筆墨(符號)能指與其主體審美狀態的所指是交疊的。因此,用“移動點”來解釋中國畫的畫法,是掏空了審美經驗活動這一“內核”的、無實在意義可言的牽強附會。

四、對應于“存有性多元論”的中國畫畫法

如果我們把散點透視“別解”為“存有性多元論”的哲學思想,那么,中國畫的觀察和表現方式是對應于此種哲學的。這倒不是說一幅中國畫作品中有多元角度的觀察而可得到“多元美”,而是說中國畫的符號(筆墨標記)是隨情境不同、所呈現的意象不同而變化生成的,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創造或“發現”,是一個整體性的審美經驗和審美對象的生成和物化。中國畫創作,“切取”或“攝取”的就是這種當下呈現的審美經驗中的一個“切片”。這種“切片”可以隨情境不同,而呈現出多種多樣、不可重復的、不可比較、不可分級、平等平權、各自分立的“多元作品”,因而說它是“存有性多元”的。

但是,稱中國畫是“散點透視”者,卻不是在此意義上來理解的。這里只是我們“借題發揮”對它進行的一種“別解”,但不支持中國畫是用“散點透視”的說法或稱謂。

由此“別解”,可以看出的是,稱中國畫是用“散點透視”者,表現的恰恰是一種與 “存有性多元論”相反的“標記性多元論”的思想(1)?!按嬗行遠嘣邸筆粲凇扒跋執閉苧?,中國畫屬于“前現代”哲學的藝術表現方式,不屬于“后現代”哲學的藝術表現方式?!昂笙執閉苧е恢乇曇欠諾男問蕉嘣?,而沒有實在意義的“內容與形式交疊”或“能指與所指交疊”的“存有性多元”。

一幅中國畫是“一個完整的存有”,它怎么能稱是“散點”?散點,意味著“多個存有”。一幅中國畫不是多個畫家畫的,怎么來“多元透視”呢?!

即就是對于中國畫的欣賞來說,行家里手或具有高境界的人看同一幅好的畫,或具有自然品性的畫,也不可能一定是“見仁見智”的“多元透視”(或“散點透視”)的?!巴甘印筆且恢幀澳渴印?,中國畫的欣賞或創作不止是以目視,而更根本的是“神遇”。如果說中國畫有“一個焦點”,那么它肯定不會是目視的焦點,而是一個整全而孤立的審美存在狀態的“一個焦點”。這是和“目視”的焦點具有本質不同的意義的。中國畫的“這一個焦點”展現的是審美對象的無限“意蘊”,而不是像西方主以焦點透視的繪畫那樣——表現的是意義——在焦點觀察中的景物這一意義。

五、“無意而為”的中國畫不用理性工具的透視法。

透視法是人為的一種理性工具。中國畫雖是人為或人工的產物,但卻以“自然”為目標和審美標準。一幅中國畫的好不好,主要看它表現得自然不自然。中國畫創作要求畫家主體“去人復天”,“無意而為”?!拔摶狻幣馕蹲擰叭ト艘狻倍按嫣煲狻?、“存自然之意”。因此,“無意而為”的中國畫根本上談不上有理性工具意識的透視法。

六、“范疇觀看”與“無范疇觀看”

中國畫以自然為尚。自然本身無范疇可言。因此,中國畫的創作和欣賞是一種“無范疇”的觀察和表現方式。無論何種透視法,其表現方式都是“范疇在先”或范疇觀看和表現的方式。因此用任何透視的觀念框套中國畫都是“風馬?!?。

七、“無透視”是“透視”的基礎

中國畫是無透視的。人類最早時期的繪畫也是無透視的,但卻能畫得讓人看得懂,而且事實上表明,這種人類早期繪畫往往是后來的優秀畫家要學習的藝術榜樣。有了透視法之后,繪畫在某種意義上是進步了,但諳熟透視法的西方畫家也往往要克服透視法帶來的使繪畫變得僵化的弊端,適當突破透視法,如達芬琪等天才畫家(《蒙娜麗莎》即是一例)。為什么要突破透視法呢,還不是為了更好地達到“藝術”或“美”的境界。這表明,藝術或美的境界不是透視法可以決定的?;蛘嘰癰舊纖?,透視法根本上是限制藝術本質的表現的。而我們今天為何還要死死認定中國畫用的是“散點透視”,不把這個“子虛烏有”的只有符號意義而無實在意義的“語言實體”斷然拋棄掉呢?!

【注釋】

(1)關于前現代、現代、后現代的哲學區分,參見彭鋒《完美的自然》,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

相關文章

產品

連環畫數字圖書館

多媒體U盤閱讀器

觸控一體機系統

連環畫紙質圖書

服務

在線閱讀

商品訂購

技術服務

定制出版

資源

資訊

百科

原創

社區

關注我們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載

合作單位

中國數字文化集團有限公司

谷浪遠景(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關于SINOCOMIC 聯系我們 友情合作 網站地圖 服務條款 版權說明 意見反饋 京ICP備12037731qq飞车手游苹果安装包  

連環畫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右上角的“+”,選擇“掃一掃”功能。對準下方二維碼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