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藝術》聚焦 | 畫到西廂玉絕瑕——懷念王叔暉

來自:中國藝術 2017-08-05  1  2388


新中國連環畫的發展,王叔暉是一個里程碑。她是中國傳統連環畫藝術的傳承者,又是新時代連環畫的開拓者,是人民美術出版社連環畫創作、出版的輝煌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在人民美術出版社工作期間是她一生創作的高峰期,她的連環畫代表作都是在此期間完成的:1954年完成《梁山伯與祝英臺》和《孔雀東南飛》,1956年完成《西廂記》,1962年完成《生死牌》,1963年完成《楊門女將》。而她的人生,亦為人唏噓,她終生未婚,卻畫出了最經典的愛情故事。她所畫的《西廂記》(128幅白描)曾于1963年第一屆全國連環畫創作評獎中獲一等獎。著名畫家潘挈茲評價王叔暉創作的連環畫版《西廂記》,稱得起是一部劃時代的杰作,可以和王實甫的《西廂記》名劇百世并傳。

1502274619392393.jpg

連環畫《孔雀東南飛》 封面 王叔暉繪

王叔暉祖籍浙江紹興,出生于天津。由于父親中途免職,她在天津競存小學僅上過兩年學,但自幼聰穎,繪畫才能突出。家里來了客人,她常偷偷描摹客人的服飾,畫得挺像。一日,有位客人看到她的畫,鄭重向她父母建議:送這孩子去學畫吧,或許將來會有出息。

就這樣,15歲的王叔暉開始學畫,她的啟蒙老師是紹興同鄉又是親戚的吳鏡汀、吳光宇兄弟。吳光宇長王叔暉四歲,他介紹王叔暉進了中國畫學研究會,有機會向當時京城一批畫家學習。入會三年間,她幾乎年年得到研究會頒發的獎品。她參加學會第二年的作品是參考宋人《搗練圖》所畫一幅仕女人物圖軸,而情景卻有所獨創?!兌帳躚肺說閆潰?/span>取徑高古,神理畢具,殊不易得。周養庵會長看到后,贊賞之余,特意在畫上揮毫題道閨秀中近百年無此筆墨,還聘請她擔任了研究會的助教。廣濟寺大悲殿的32觀音應真,皆由中國畫學研究會出人繪制,唯一的女性便是王叔暉。

1930年,王叔暉的家庭發生了變故,她承擔起家庭生活的重擔,賣畫營生,供養母親和弟弟上學。1982年,王叔暉接受《連環畫論叢》副主編曹作銳的采訪時說:解放前,我畫了二十多年,不論什么扇畫、條屏、中堂、百子圖、百美圖都畫,大約畫了有一千多張。但是,好作品并不多,因為那時我來不及仔細推敲,我要趕時間,要多畫。我靠賣畫養家,靠賣畫給母親治病,不多畫就揭不開鍋。只有到解放后,我的藝術創作道路才算是真正開始。

1502274392165576.jpg

連環畫《梁山伯與祝英臺》 封面 王叔暉繪

北平解放那年,王叔暉通過考試,進入出版總署工作,接受的第一個任務是為小學課本畫插圖、地圖。當時,新中國成立不久,急需創作健康的連環畫作品。1949年,她創作了連環畫《木蘭從軍》和《孟姜女》。不久,人民美術出版社成立,她調入出版社,任連環畫冊編輯室創作組組長。當時的人民美術出版社聚集了徐燕蓀、卜孝懷、墨浪、任率英、劉繼卣、林鍇等杰出的中國畫人物畫家,是北方的連環畫、年畫、宣傳畫的創作中心,與連環畫的發源地、連環畫創作重鎮上海遙相呼應。

王叔暉深知自己的底子薄,就利用空閑時間抓緊學習,首先是補上了人體寫生、素描等專業課程,其次是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出版社資料室有一套《古今圖書集成》,幾乎沒人借過,她發現之后如獲至寶,借來后不僅通讀,而且做了大量筆記和臨摹。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到文革前,十幾年里,她創作了大量連環畫。除了兩部《西廂記》之外,她的連環畫重要作品還有《孟姜女》《木蘭從軍》《河伯娶婦》《墨子救宋》《梁山伯與祝英臺》《孔雀東南飛》《生死牌》《楊門女將》等。她的連環畫代表作,受到群眾的普遍歡迎,許多作品發行量在百萬冊以上。

王叔暉認為:別瞧連環畫這個東西小,要打算把它畫好,并不容易。它不僅僅表現在畫面上,那畫面以外的辛苦就多了。打個比方吧,演員只管演戲,不必管服裝道具,舞臺布景,那些事各有專人負責,而連環畫呢?畫家除了腳本之外,一個人都得管,連導演的事情都得擔起來。她強調細節的真實。她說:我們畫連環畫時,有好些資料要靠平素積累,腦子里要像個底片箱,需要哪個就抽出一張來。如果只在接受了腳本之后再去現找,腦中全無印象,到茫茫書海里去撈針,那就難了。

除了平素積累,也需要體驗生活?!渡瑯啤吩敲防擠季繽鷗萃婢綹謀嗟木┚?,她畫戲曲連環畫《生死牌》之前,專門到梅蘭芳劇團去看排練,默記演員的招式,還到東安市場的盔頭鋪去畫戲裝寫生。大熱的天氣,她在那里畫,一件蟒袍就要畫兩三天。

1502275004734622.jpg

連環畫《生死牌》封面 王叔暉繪

在我的辦公室,墻上掛著王叔暉創作的《西廂記》中的《聽琴》印刷品。從新中國成立到文革結束,中國的繪畫,除了主旋律創作,除了個別如齊白石、李可染的創作,最精彩的是連環畫創作。而連環畫中,《西廂記》是最精彩的作品之一。而彩色連環畫《西廂記》中又屬《聽琴》一幅最為經典!

195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新婚姻法公布。人民美術出版社想配合出版《西廂記》四條屏,把創作任務交給了王叔暉。四條屏是年畫的一種,是農家喜愛的一種張貼畫的形式,每一個豎長的條屏上有四幅作品,四個條屏共16張,這就是為什么過去彩色連環畫有16張的傳統。但誰都沒有料到,一年后問世的這部彩色四條屏連環畫,日后成了載入新中國美術史冊的佳作。1983年外文局對外發行的《中國畫報》,計劃陸續介紹中國繪畫作品。編輯部專門征詢美術理論家江豐(曾被打為美術界頭號右派)的意見:該從哪部作品開始介紹?江豐先生脫口而出道:王叔暉的《西廂記》!”1983年第一期《中國畫報》,將16幅本的工筆彩色連環畫《西廂記》全部刊出。

1502274573899469.jpg

連環畫《西廂記》  封面  王叔暉繪

1502275032342390.jpg

連環畫《西廂記》之驚艷 王叔暉繪

《西廂記》的人物刻畫生動,造型準確,情感特點栩栩如生,環境充滿詩情畫意,色彩典雅,線條流暢。這部作品,王叔暉似乎投入了一生的情感及幾十年畫仕女畫的經驗。十年之后的1963年,這部作品榮獲第一屆全國連環畫創作評獎的繪畫一等獎。

元代劇作家王實甫的名作《西廂記》,寫的是一對青年男女追求婚姻自主的愛情故事。相傳這故事發生在山西永濟縣的普救寺。王叔暉未去過永濟,時間緊,她選擇了建筑上有代表性,也是她熟悉的北京廣濟寺為摹本。

王叔暉先生終生未嫁,但從四條屏《西廂記》看,她是將對愛情的理解、對愛情的追求全部表達在作品中了。 《聽琴》一幅,是表現才子彈琴佳人聽。才子因得不到鶯鶯而琴遣心聲。墻外,幾根微斜青竹,鶯鶯探身,側耳傾聽,端莊賢雅。琴聲順著風兒飄來,鶯鶯已然聽到張生心聲。

王叔暉在創作中一方面堅持其美學思想,一方面注意透視關系、人體結構、素描關系。比如張生在屋內隔著窗紙彈琴,不要說在晚上,即使在白天,我們也不能看得如此真切。王叔暉在這里使用了中國戲劇詩意審美語言,讓大家在一幅圖中,同時感受到鶯鶯的期待和張生的琴聲。誰注意到這個細節呢?一般讀者是注意不到的,這也是王叔暉的高明之處。

1502275084849962.jpg

連環畫《西廂記》之長亭 王叔暉繪

由于多種原因,她創作的幾千幅作品中,男性人物很少,晚年畫《紅樓夢》人物系列畫時,她是打算最后才畫賈寶玉的,但最終未能如愿。但她對人間愛情的贊美是發自內心的情感,是由衷的。由此看來,她在張生這個人物的刻畫上是下了功夫、注入了情感的。她為這個人物定下的基調就是:一介書生,感情專一。張生的才情、氣質,是王叔暉心目中的理想,也是我們普通讀者喜愛的形象。

16幅《西廂記》的描繪,勝過萬語千言。

彩色連環畫的成本高,定價也高。也許由于價格的原因,王叔暉為了滿足普通讀者的要求,1957年又創作了128幅的白描本《西廂記》。

1979年第四屆全國文代會期間,郵票設計家劉碩仁代表郵票設計發行局找到王叔暉,提出邀請她設計《西廂記》郵票的想法。1980年,王叔暉畫完了四幅《西廂記》郵票圖稿。四幅畫分別名為《驚艷》《聽琴》《佳期》《長亭》,即張生驚艷、鶯鶯聽琴、佳期相會、長亭淚別。1983221日,特種紀念郵票《西廂記》發行。那一年,王叔暉已71歲高齡。一個月后,324日出版的英國《集郵周刊》,以全套《西廂記》郵票作為該期的封面;5月號的英國《外國郵票》月刊,在封面顯著位置刊登了《聽琴》這枚郵票。評價文章認為,這套郵票無論構圖、色彩還是印刷,都非常成功。郵票上的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它不僅僅是郵票,而且是精美的藝術品。一年之后,國內的最佳郵票評選活動將這套郵票評為1983年最佳特種郵票。日本的集郵雜志將其評為1983年中國最佳郵票。

《西廂記》郵票使王叔暉獲得了更高的聲譽,擁有了更多的讀者。

1502275113805983.jpg

連環畫《西廂記》之聽琴 王叔暉繪

人民美術出版社創作室是新中國成立時的特殊產物。當時人民美術出版社急需創作大量的年畫、連環畫、宣傳畫,而能夠很好、很快地完成創作的畫家并不多,這樣的畫家也是社會所需,于是,出版社在全國各地尋覓人才,并將他們調入出版社。出版社向這些畫家下達創作任務,除了工資外,完成任務后,還有可觀的稿費。王叔暉是人民美術出版社創作室組長,在著名畫家云集的人民美術出版社,創作室組長是個很重要的位置,首先要以身作則。

當年王叔暉的同事劉迅,三十多年后撰文回憶說,王叔暉每天總是很早到辦公室,打掃、研墨,中午也不休息,總是不停地畫畫,提前完成創作任務?;犢茲付戲傘肥?,僅收集資料就用了兩個多月,畫上的服裝、道具、發飾,都有實物根據。為了畫年畫《西藏和平解放》,她到班禪駐京辦事處、民族事務所詳細了解藏族風俗習慣。因為畫得真實,被學校當作直觀教材。

王叔暉退休后,仍然關注人民美術出版社的發展,接受出版社的約稿,像《紅樓夢》人物畫,王叔暉前后共畫了紅樓十二釵中黛玉、晴雯、王熙鳳等八個人物。這組作品邊畫邊出版,大多已作為單幅年畫發行??上У氖?,在畫《惜春作畫》時,她突然故去,成為絕響。

時任人民美術出版社副總編輯、著名書法家沈鵬寫下悼詩:

樓院昏昏落日斜,忽聞女史走天涯?;旯槿奉蝸?,畫到西廂玉絕瑕。一管串聯紅錦線,百年來去白荷花。仙游應化花中蝶,梁祝相隨舞萬家。

在王叔暉先生的追悼會上,既是王叔暉的同事,又是畫家的姚奎、張廣、徐淦、王里、許全群、徐希、林鍇、江熒聯名寫了一副挽聯,我認為,這是對王叔暉先生一生貢獻最為貼切的評價:

將普及者提高,將提高者普及,善始善終真同道也;為紅花之綠葉,為綠葉之紅花,潔來潔去豈常人乎?

作者 | 林陽 中國美術出版總社總編輯

摘自 | 《中國藝術》第7· 聚焦

編輯:sinocomic

標簽:王叔暉 西廂記


我來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1 條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字符)

微博動態

產品

連環畫數字圖書館

多媒體U盤閱讀器

觸控一體機系統

連環畫紙質圖書

服務

在線閱讀

商品訂購

技術服務

定制出版

資源

資訊

百科

原創

社區

關注我們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載

合作單位

中國數字文化集團有限公司

谷浪遠景(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關于SINOCOMIC 聯系我們 友情合作 網站地圖 服務條款 版權說明 意見反饋 qq飞车手游苹果安装包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1781

連環畫官方微信

qq飞车手游苹果安装包 www.vqaka.icu 打開微信,點擊右上角的“+”,選擇“掃一掃”功能。對準下方二維碼即可。